这应该是世界上最好看的10座混凝土建筑了



从令人惊叹的万神殿到智利悬崖上的别墅,《卫报》的建筑评论家挑选了一些世界上最棒的混凝土建筑,它们不一定是最有名,但都是在各自的时代将这种材料用得最独到的。



1
Pantheon
万神殿,罗马
Apollodorus of Damascus
126 AD

2e2055965375e582f278eda2718c88b8a56921f6


古罗马人并没有用钢加固的钢筋混凝土,但他们有混凝土,并且用它建造了万神殿,产生了令人惊叹的效果,此后无人能与之匹敌。

67f8a436401e19e7eb267101e6ffd7ffc556c8438fead283ca7151e91653b7650e78c7e7b86b40eb


真正的天才时刻是,在对低层的柱式和大理石装饰进行了一番模仿之后,这个设计在顶部分解成纯圆形的眼洞,无玻璃,这使得一束光能穿过绕着内部旋转,就像一个内部的太阳。





2
Saint-Jean-de-Montmartre
圣让蒙马特教堂,巴黎
Anatole de Baudot
1904

3e2071b25cafddc3aced50c02d52518d6fa5173e


这是一个略显笨拙的尝试,试图用混凝土来实现哥特式建筑的原则,但同时又因其英雄主义的尝试而令人喜爱。教堂是超前的,而教堂的建筑法规没有跟上其步伐,这意味着在拆除命令被撤销的同时,建筑工程不得不被推迟。

d3d78a9921a377546fd6a9c931a23540a4089251

bc8d6a84184d6e4794f523157ef462430ff693ae


德·鲍多并没有完全明白,在没有尖顶拱门和拱顶等哥特式细节的情况下,也可以实现哥特式建筑的轻盈。奥古斯特·佩雷特(Auguste Perret)后来创作了光彩夺目的巴黎圣母院,但圣让蒙马特因是先驱者而榜上有名。





3
Unité d’Habitation
马赛公寓,马赛
Le Corbusier
1952

3bb14dfe58468fa4873ef4ae4d173d2159f99414


混凝土既能展现原始性,有能体现技术性,既是厚重的,又能做到悬浮,将钢的特性与泥的特性结合在一起。勒·柯布西耶比任何人都更懂得如何驾驭这种材料的表达范围。

981939234d3e3f4cd432cc747e660851ec1bb6a2
a69ef009bcad82e615b929eafbc0abec4cd268da
7b598a0e4c50313d7ca42dc6631531bab2759633
2a9e8efff2c9752526437929e71b73979ee910e1
297b644811533887eeb4645ecbdb79f9830ceae5
f1d998c71510807c26b5b6f9774a0c0b984ef4e1

他用其作为媒介来转译他同时对于现代机器和古代寺庙的着迷。柯布西耶的马赛公寓有着巨大的体量,它既像是一艘从附近的地中海漂到这里的邮轮,又如同是一座与附近的山脉并行的矩形山脉。





4
Los Manantiales restaurant
霍奇米洛克餐厅,墨西哥城
Félix Candela
1958

5c507fc86d06f8a365250456ce23c4324cb13710


许多建筑师和工程师利用钢筋混凝土的能力,制造出异常轻盈的结构,尽管是砖石结构,但几乎不接触地面。

aaaf727c75fddaf3d577dabc1a5cd7d5425b5d70
e6148d336b04b50e8d02997bf88f546260727228

相当多的人使用了抛物线形式的拱门和拱顶,以特殊的效率来引导材料内部的结构力,使结构更轻。费利克斯·坎德拉是最早追求这些想法的人中做得最好的。Los Manantiales餐厅反重力的效果尤其神奇。





5
St John’s Abbey Church, Collegeville
圣约翰修道院教堂,明尼苏达
Marcel Breuer
1961

cf4ae5d6a1d30e47fde1d7ad1b29dde8f2a4a5f3


圣约翰修道院教堂是由匈牙利著名建筑师马塞尔·布劳耶(Marcel Breuer)设计的。这个现浇混凝土的奇迹是美国宗教建筑现代设计的一块跳板。建筑的北立面是世界上最大的彩色玻璃幕墙,包含430个混凝土抽象六边形设计。

7124418866c3533a1e3133a6bb4e68f927f3531c
829f155450c9abc023ce5298b1daafc8dbcd5e3d
a80b7ce7a3144fff18f33a2f280ee9c0328e379f

1950年,鲍德温·德沃沙克修道院院长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这一决定被艺术史学家称为美国天主教教堂建筑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他联系了12位杰出的建筑师,其中包括马塞尔·布劳耶。鲍德温修道院院长要求建筑师们提交圣约翰大教堂的建筑设计。院长提出的设计需求是“建立一座真正服务于神的纪念碑…铸造大胆的形式使其几个世纪都不过时。”





6
Bank of London and South America
南美洲伦敦银行,布宜诺斯艾利斯
Clorindo Testa
1966

351ebc1049c2256f6ad8a96bc144eaeffa0b30ad


意大利裔阿根廷建筑师克罗里多泰斯塔(Clorindo Testa)对让混凝土看起来轻盈(至少从外面看是这样)不是特别感兴趣,而是把混凝土从地面上举起来,建造一个类似恐龙骨架的非凡建筑。

6bb2d27db7e95cb69577af9002051529a88c8b83
55c1cfdd329963f789ea7c042ba92aba45223783
c265dd9edc580472e09e36be7c97f766d2010ff1
3760aa5945195c56f3517e4366a895dfbac8d312
6f2bab05f2b50964a5f3294df4f0fe629850807d

1a6b9004d1616c1f047c088c07eece49fc52b55a


然而,它仍然成功地与周围的新古典主义外观达成了文明的和谐。它还形成了一个穿孔甲壳,过滤阳光到室内,创造了封闭和开放。出乎意料的是,它最终拥有了一些日本屏风般近乎透明的品质,只是增加了相当大的吨位。





7
SESC Pompéia
庞皮亚艺术活动中心,圣保罗
Lina Bo Bardi
1986

8ea1d96a4f442228736226a4c9ee883143466b75


游泳池、室内足球场和其他运动场地都堆放在这三座塔楼中最胖的那座,更衣室在另一处,由充满活力的天桥连接,将通常单调的格子间转换为游戏区,变成城市剧场。第三座,圆柱形塔,储存水。

0800d284ce40054ab6960283c021bc75daf85ece
3d2980fbe78d4befda6f32fe2828637728843c43
35ac61970197988066c5cbbaf1bb868fc7069aa1
4ddccc7864956a4ad26cb6af1e3e315220a186fc
00e60f99737a8f8a7d8e6fccc7418fb72127dc7b
1dd66a335ed42a483e506345f2a0d93709bf952c

由于知道政治风向的变化会吹散这样的社会项目,博·巴迪把它打造得像堡垒一样:被称为自由堡垒。窗户的开口,似乎是一个穴居人敲出来的,令人惊奇。




8
Portuguese National Pavilion
1998年世博会葡萄牙馆,里斯本
Álvaro Siza
1998

9ceb9677a90f6ad268d9425d4be9f7e6b9c15505


阿尔瓦罗·西扎是当代建筑师中不那么高深莫测的一位,这使得这个剧场时刻更加引人注目。他拿起一块混凝土,像丢手帕一样丢在两个矩形块之间。

5e9d377de7ff497a716b927c2fd267341f698341
afef6e352ae4a1551161fa13ca447431d2eae6b1

钢筋混凝土的特殊性能,特别是其悬吊和拱顶的能力,并以最小的厚度实现高强度,充分利用。这是一个让设计看起来毫不费力的经典,但其中的工程和建筑却绝非如此。





9
Eberswalde technical school library
埃伯斯沃德技工学院图书馆
Herzog and de Meuron
1999

bc73fe5fe5929d36808bb451ec67dc3df7fd15e0


到了20世纪90年代,人们可能会认为,与混凝土有关的所有事情都已被耗尽。然而,赫尔佐格和德梅隆想出了一个新办法,那就是把艺术家 Thomas Ruff 挑选的一组图片印在材料上。

9320ec43eb44842a4bd0761e9ae2a67a5f4ae574

d3808e7ef165cd558407dceead9a928a603e2f89

eed88cb2f9a12bab3934fe939709d5c8cb7b3c74

1a59e81fb1a893f004478ad1564794e8654b3af4


同样的图像也印在与混凝土齐平的水平玻璃带上,白天,它给图书馆简单的长方形一个明显的均匀表面。到了晚上,透明的部分亮起来,而固体部分没有,这就产生了一种相反的印象。





10
Poli House
坡里住宅,智利
Pezo von Ellrichshausen
2005

d95f47fbd5df35f301b3b1b1b32548547d894ffc


在这里需要向安藤忠雄、丹尼斯·拉斯顿、罗伯特·美拉特、奥斯卡·尼迈耶、扎哈·哈迪德、雷切尔·惠特里德、弗兰克·劳埃德·赖特和斯维尔·费恩道歉,他们都是混凝土魔术师,应该进入这个清单。

fb919c4c4829fb5bd66dee8e4910f84e986ea10d

7451f89036a6193b93171e9763123f1a40a53d90

2fac9b8aeb2a5adfd0bbe59ae217742737b751d8

4df87bbf7f649ec159089ad227f9a5cd9c8ce2b3

56eea9bee80e5438300a7900867ae5514e857c9e


但最后一个位置让给了位于悬崖海角上的一所房子,那里的出入困难限制了建筑的精细程度。其结果是结构的立方纯度被其实体的粗糙程度所抵消,混凝土的木材模子的痕迹给它一种异常高贵的木制棚屋的感觉。